獅子座金融陣亡啟示錄
微信公眾號-投友幫 2019-06-28 獅子座金融

                      

一)半夜槍聲


2017年6月中旬的一深夜,城市的燈光還是那么璀璨。獅子座金融催收公司員工“一天”的工作開始了,一個催收小組開著兩輛車前往借款人梁某家催收債務,周圍靜悄悄的,遠處不斷傳來夜宵攤旁人群的嘈雜聲。

 

和往常一樣,工作人員這次再來找梁某并沒有發現什么異常。


開在前面一輛車的催收人員先下車。突然,從周邊建筑物的暗處沖出來幾個人,并大聲叫喊命令他們不要動。


催收人員以為借款人叫了人埋伏在這里要打他們,見此情景,情急之中,拔腿往回跳進車里,駕駛員猛踩油門準備開溜。然而對方有一個人跑了過來,對準車頭,開槍了,連響三聲。

 

開車的催收人員頸部中槍,血流不止,趕緊送往醫院。另一輛車聽到槍響后就狂奔起來,并沒有在現場被逮到。

 

這天夜里的三聲槍聲由此引發了平臺后續一系列多米諾骨牌效應,此事后話。

 

那么,當天夜里到底是怎么回事呢?

原來借款人梁某因賭博欠了很多錢,被債主逼的受不了,到處借錢還債,但小貸公司、私貸都不愿意借。

梁某絕望中,經中介介紹,得知只有獅子座金融做他那樣的客戶。

 

那時獅子座金融因線上利率高、員工多,導致邊際經營成本高,只有急劇擴張規模才能攤薄成本。


所以,針對劣質客戶放款利率自然也高達一兩毛,不然平臺無法支撐線上2.5分的融資成本。

 

梁某借了獅子座金額平臺的錢后就還不起了,但平臺的錢是投資人的,到期是要還的。所以催收團隊屢次去要賬,施加壓力。


沒想到梁某和小朋友喜歡的那個黑貓警長熟悉,剛好那時全國也掀起了整治非法暴力催收的運動,于是等到獅子座金融實控人鐘斌去醫院看望受傷的員工時也一并抓了,催收部員工全部身陷囹圄。

 

二)平臺暫停營業前的三個月


那個仲夏夜的槍聲在李小龍家鄉借貸圈引起了震動,一時人人皆知。大戶嗅覺靈敏,有人火速打飛的來到平臺辦公室。

 

雖然法人被抓,但平臺其它股東員工都在。


據知情人透露,鐘斌工作能力出眾,加上公司本身規模不是很大,所以他管理公司都是事無巨細親力親為地去做,并沒有培養能獨擋一面的人才,再加上其他人擔心日后承擔法律風險,所以平臺一時出現了朝中無人軍中無將的尷尬局面。

 

經過投資人委員會、平臺員工和公司股東多次開會協調,最終選出了股東志哥和輝哥出來主持工作。

 

這里要點贊的是,經驗老道的大戶投資人表現出了優秀的公民自治能力。

他們派代表常駐平臺監督經營,對平臺續命一年多做出了積極貢獻。

 

由此,一方面,由投資人代表以及股東、員工組成新的運營團隊,清查資產。


這時當地有資金方想收購平臺房抵資產,對于平臺來說,有微損。可惜投資人意見難以統一意見。

 

后來的事實表明,當時微損轉讓那部分房抵資產是正確的,因為政策環境收緊,導致資產處置困難,另外,法人不在場,新的管理層能力偏弱。


所以,后面10個月的催收賬款實際上是逐月減少的。

 

另一方面,平臺也聘請了律師,聯系互金監管部門向叔叔解釋事情原委,希望早日釋放鐘斌出來主持平臺工作。

 

但也有個自稱是博士學歷的投資人建了個絕食群,在平臺正常還款的情況下,要求把他所投標的全部轉讓到個人名下,一直鬧了三個月。

 

這個絕食群最后也不了了之。

 

至于借款人梁某,因為是他報的警,“受害者”,也是個爺。所以平臺也找當事人協商求得諒解。這時,人性丑惡的一面出現了。

 

梁某借款二十幾萬,獅子大開口卻要求百萬賠償。后來平臺經過多次求情溝通,最后達成了以下協議取得當事人諒解書:

  • 平臺向借款人梁某正式道歉

  • 債務全免

  • 平臺再賠償20萬

 

平臺委曲求全,代價高昂得到諒解書,然而并不劃算。


一是CEO鐘斌還是判了一年半,沒有立即釋放。

這么長的時間,平臺不可能捱到他出來挽狂瀾于既倒。


二是這樣割地賠款,助長了平臺老賴的囂張氣焰,于后面催款工作不利。

 

與其這樣,還不如不和解,不道歉,不賠償,給平臺其它借款人一個震懾,有助于后續的催收工作。

 

細細梳理,很多事真的是牽一發而動全身。


平臺高息經營策略吸引了一批高息投資人群體,為了覆蓋高融資成本,平臺不得不放棄低風險的業務而大力發展短拆高利率業務。


能夠承受超高利息的借款人都是山窮水盡的劣質客戶,為了保證回款,平臺采用暴力催收方式,引起政策打壓,CEO入獄。

 

平臺創始人不在場后,一時群龍無首,新的管理團隊想要降低利息,受到投資人反對,寶貴的經營資本進一步縮小,而且人多口雜,沒有采取正確的做法立馬微損轉讓房抵債權。

 

就這樣,2018年9月6日頒布停業公告后,起初三四個月,平臺都能如約兌付1/36的金額。

但越到后面,回款月不能準時,回款比例也越來越少,真的是有了上頓沒下頓。

 

主要原因在于,創始人進去后,平臺運營效率大不如以前,老板被抓時走了一批員工,平臺只好趕緊招聘。

 

到了9月6日發布停業公告后,又有電話催收客服走了。

因為看不到希望,后面斷斷續續都有人離職,新老員工交替,催收業績一降再降,最終受損的還是投資人。

 

最后鐘斌以毀壞他人財物罪入刑18個月,其他催收人員獲刑半年到一年不等。


后來平臺都給這些不幸的合作公司員工賠錢了事。

 

獅子座金融就這樣維持了三個月。

到了9月份,由于徽商銀行存管合作的幾個平臺接連暴雷,貴州銀行宣布退出網貸存管市場,一時之間,投資人又變得緊張起來。

 

屋漏偏逢連夜雨。

9月4日平臺系統數據出錯,當天有回款的投資人賬戶中金額比正常回款多了一倍,有人發現了這個漏洞,提現走了。

 

平臺發公告緊急凍結相關賬戶。誰知,這一舉動,引起不良反應,投了活期的投資人紛紛提現,結果,平臺資金鏈一時斷裂。

 

9月6日,平臺不得不發布公告,暫停營業整頓。并說明了平臺停業的原因。

 

停業時,平臺待收接近2個億,投資人1200人。

2015年底上線時主要短期信貸以及車貸和汽車消費金融業務,后期又增加了房抵業務。

 

從中可以看出,導致平臺停業的外因有:

  • 政策不友好,合作公司不合規催收連累CEO入獄,導致公司管理乏力。

  • 直接原因有,投資人經歷了6月份的大風浪,卻因一件小的烏龍事件出現嚴重的資金踩踏,給脆弱的平臺致命一擊。

 

公告中還提到了融資成本高造成平臺優質客戶困難,這一點我們后面再分析。

 

和其它套路滿滿倒閉的眾多平臺比較,獅子座金融也算得有一定的誠意。

9月7日,金額少于1萬的小散戶光榮提現。

 


暫停營業公告發布后,還有不知情的投資人要充值,卻發現不能充值。

 

就這樣,獅子座金融按著暫停營業公告的那樣,留下的員工都去催收,催收后的回款月底按著比例回款給投資人,以此希望能堅持到ceo出獄的那一天。

 

到了18年下半年,互金政策收的更緊了。

8月底,因借款人舉報,獅子座金融再次因涉嫌非法吸收公眾存款罪查封,相關工作人員被抓,平臺投資人到目前為止再也沒收到回款。

 

三)深刻反思自我批判


人類如果失去聯想,將會是怎樣?答曰,所有的創新不復存在,三千年我們的祖先是怎樣生活,今天我們還是怎樣生活;

 

好事做成壞事,如果我們不去反思又會怎樣?答曰,歷史將會重演,只是細節不同。

 

如果說把開辦企業當做一伙人在一起打牌,那么我們分析總結一下獅子座金融這副牌是怎樣打爛的?

 

不良借款人

老賴最混蛋,不想還錢,巴不得平臺死。


當你火燒眉毛時,即使愿意出高利息,銀行、小貸公司、當鋪等正規金融機構都不愿意借錢給你救急,連那些同情你的眾多路人甲也沒有拿自己的真金白銀給你,只有網貸機構,冒著坐牢的風險,把錢借給你。

 

資金到手后,你卻反咬一口,利用法律漏洞,外加烏合之眾煽動情緒,扳倒平臺,一債兩清,落得逍遙快活。

 

媒體記者

這幾年民間金融政策環境的急劇惡化,眾多媒體起到了推波助瀾的惡劣作用。


能把一個行業整死,難道整個行業中所有的從業者都是壞人?

 

在這里我們要譴責一下在借貸糾紛中充當攪屎棍的不良媒體。


你們把非法催收中的個別案例描繪成行業普遍做法,把商業社會借貸行為和道德捆綁在一起,揮舞道德大棒,飾演放大借款方悲情戲,煽動社會情緒,導致政策偏向看上去是弱者的一方。

 

弱者的角色誰最演得像?朝廷便會偏向哪方。

借貸雙方,借款人扮演弱者天熱具有優勢。


難道我們評判事情的對錯,不應該是以公平正義為準則嗎?

 

投資人。

 

有人一臉狐疑,平臺倒閉,我們是受害者,也有錯?

雪崩時,沒有一片雪花是無辜的。

 


平臺在清盤公告中兩次提到融資成本高,因此難以找到優質借款人,只能放松風控標準,提高利率,靠高壓力的催收去保障回款,最后導致壞賬高企,平臺經營陷入惡性循環,走向死亡。

 

也就是說,投資人對利益的要求超過的合理范圍。據了解,獅子座平臺的綜合利率達到了驚人的35%+。

 


獅子座金融大戶投資人多,對平臺運營政策影響很大,同時,他們對利率要求也很高。


為了留住這部分投資人,平臺創始人進去前開發了一款活期產品,利率有15%左右,一時吸引了不少卡族套路。

 

另外,平臺還有線下千二一筆的充值獎勵活動。

平臺設置線下充值獎勵,本意是想把第三方支付充值繳納的手續反饋給投資人,不過,這一規則卻被一部分凈值標黃牛黨利用了。

 

由于凈值標是投資人自己發布的短期借款標,因此有人用A賬號發布遠遠低于市場價的天標,再用自己的小號線下充值投標,回款后,就可以免費提現。依次循環反復。

 

但就這項線下充值的獎勵,平臺每月就要支付20萬。平臺新的管理層接手后想要取消這個活動,卻遭到了這部分投資人的反對。

飲鴆止渴,最后把平臺的血吸干

 

CEO剛進去時,平臺資產可以打折變現,投資人也有機會打折變現提現,可為什么沒人去這么做呢?

 

等到CEO因非吸再度入獄,投資人連打折下車的機會都沒有,要等到幾年之后法院處置平臺剩余的資產才能到手。

外界因素一直在變,現實是投資人拿到的錢一次一次變少。

 

最后如果平臺支付給投資人的利率在合理范圍,就能找到能接受2分左右的優質房抵客戶或者利率再稍微高一點的小額信貸客戶,那么平臺也就沒必要組建二十多個人的龐大線下催收團隊,采用過激的催收手段。

 

也許,結局會不一樣。

 





評論
  • 平臺就是不該賠款給借款人
    莛龍臣 2019-06-29
  • 17年的平臺 也來說
    安宜貸 2019-06-29
  • 一地雞毛一地雞毛
    forforever 2019-06-29
  • 政策問題,都得玩完
    wyrw555 2019-06-29

關注貸羅盤官方微信

打開微信,點擊底部的″發現″,使用″掃一掃″即可關注貸羅盤官方微信
貸羅盤
QQ快捷登錄 微信快捷登錄
貸羅盤

溫馨提示

QQ快捷登錄 微信快捷登錄

你確認要取消關注該平臺嗎?

取消 確認

關注成功

二分彩开奖记录